[银城/论坛体]偶遇初恋,对方对我说爱人去世了现在正单身。虽然这么想不太好,但是不是我有机会的意思。

*我瞎jb写,大家瞎jb看

0L 无名

第一次发帖。

论坛是同事推荐的,说如果有无法跟身边人商谈的事情,来网上寻求帮助也未尝不可。

于是我就冒昧打扰论坛的各位了。

事情是这样的:

今天公务出差的时候,在大街上遇见同样来出差的初恋。

我们是高中认识的,之后对方退学出国,到今天偶遇为止,有差不多二十年没见了。

中间的联系只有对方婚后给我打电话说“有了孩子,过得很幸福”而已。

今天真的是偶遇,初恋没怎么变,被对方像当年一样硬是拖去喝酒了。

但对方手上没有戴着婚戒,借着酒劲问了一下,得到的答复是:

“十年前爱人就过世了。”

虽然这么想不好,但当时真的心中一动。

现在的情况是,...

 

[德扎]温柔地


他还是这么年轻。科洛雷多想。

“您已经这么老了?”对方却这样问道。

金发碧眼的音乐家坐在不远处的长椅上,一身白衣,科洛雷多一眼就认出了他。
他拄着拐杖,慢慢朝莫扎特走去,一言不发地坐在对方身旁。
莫扎特盯着他,他从前最痛恨这个大主教,却始终没有挪一挪位置。
“唉,您来这里做什么呢!”音乐家只是皱起眉头,大大叹了一口气。

科洛雷多没有看莫扎特,而是凝视着正前方松树上的雪花。
他已经不像年轻时一样,会因为下人的冒犯动怒。更何况,对方已经死了呢。
在梦中遇见亡者是时日无多的征兆,但早在七月他卧床不起时,科洛雷多就已顺从地接受了自己的命运。然而是否与命运交谈,他总有权自己决定。

音乐家也没有理会他。
莫扎...

 

[十一罗汉][Danny/ Rusty]listen to your elders

*A!Danny,O!Rusty,O!Tess,A!Isabel
*对你没看错,我为什么要写这个


……

“小心挑选伙伴。有几个准则可以帮你避免一些你不愿看到的情况。”
“比如说?”Linus拿出了纸笔。
“一,有些人名声不好是有理由的;二,坏名声好过没名声,三,”Danny想了想,“O大部分时候不行。”
Linus手停住了,迟疑地开了口:“呃……你不能单凭性别把别人一棍子打死。这是歧视。”
Danny叹了口气。
“听着,我只是在讨论风险。”他耐着性子,“omega,有概率让人变得……无法集中。”
他捕捉到Linus飘到他身后的视线,不用回头他也知道那是Rusty一边吃煎饺一边和Basher说话,“总有例...

 

[东京暗鸦]西幻脑洞记录2

镜并不是一个对美有深刻感触的人。但此刻,他目不转睛地看着站在教堂尖顶上的男人的身影,心中涌起了纯粹的憧憬。

——真美啊。

硕大的圆月成了背景,月光流泻到男人的白发和雪白衬衫上,他几乎与月色溶为一体。

大友不可能没有察觉到镜的到来,但他仍然放任蝙蝠在自己身边飞舞,毫不掩饰地让镜看见蝙蝠组成身体的过程。

直到最后一只蝙蝠也融进他的血肉,他才从塔尖一跃而下。


嗒。嗒。嗒。


拐杖点地的声音。大友一步一步慢慢朝他走来,而镜只能站在原地,一动也不能动,只觉得寒毛直竖。是吗?吸血鬼是这么恐怖也这么美丽的生物吗?

大友走到镜的身旁,朝他微微一笑:

“镜君,怎么吓成这个样子?”


那...

 

突然的加5小段子

*萨杰


杰克·斯派洛夺走了他的一切。

夺走了他的荣誉,他的忠诚,他的原则,而填满他以狂怒。像在沉默玛丽号上莫名燃起的大火,将他烧成除了熊熊燃烧的仇恨火焰以外再无一物的空洞骸骨。

而一个人,到了这个地步,“我恨你”与“我爱你”听起来基本相同。


于是他这么说了。


并享受着自己的声音传过烧坏的声带时的震动。


 

[食戟][银城]再见黎明

*前篇:告别前夜
*黄文?不可能的。剧情?不存在的。
*回忆,回忆,以及回忆。


从BLUE的面前逃走的那个时候发生了什么,城一郎已经记不清楚了。

后来海老泽告诉他,他不知怎的一个人跑去了月天之间,是银找到了他。城一郎这才知道那天自己坐在月天之间望着高高穹顶的场景并不是梦中的幻觉。

他隐约想起当时,身边的银好像在哭。而自己仿佛在很遥远的地方听着,不知道对方为什么流泪,只是模模糊糊地意识到应该去安慰,却挪不动脚步。就像眺望着天边的雨云,却不知道雨水是怎么打到了自己身上。

之后他们默默地向极星寮走去。那天走回宿舍的路异常地长,身体离得前所未有地近,偶尔手臂相撞。他有些不知名的窘迫...

 

一个降御段子

*毕业的时候


“御幸前辈!”身后传来可爱后辈的声音。


“哦,降谷,怎么了?”御幸停住脚步,回过头看见降谷气喘吁吁地朝自己跑来,他似乎是发觉了御幸要离开,而拼命跑过来的。

降谷跑到御幸跟前站定。经过一个冬天又变得白皙的脸颊上,因为奔跑而染上了红晕。


“御幸前辈,我……”

“我……非常高兴能来到青道。也很高兴,一年前看到了那篇报道。”不擅长把自己的心声说出来的,北海道的青年。

啊啊,真是的。这家伙,太可爱了吧。


御幸忍不住用手上的毕业状,敲了一下后辈的头。


“我知道。”


看着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的降谷,御幸歪着头,露出坏心眼的笑容,“我知道的。你想说,仰慕的前...

 

[食戟][银城]告别前夜

*本质黄文
*总而言之是银的视点
*大概是有个城一郎视点的大人版续篇的

堂岛把自己和城一郎遗留的工作处理完,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已是深夜。刚跨进门,就看见黑暗的房间一个身影静静坐在床边。银愣了一下,伸手打开了电灯。
"灯也不开,在我房间里做什么啊,城一郎。"

被叫到名字的友人抬头冲他露出了笑容:"哟,银。"

银轻轻叹了口气,走到城一郎身边坐下。­
两人在房间中默默无语地坐了一会。然后,银先开了口。

“行李收拾完了吗?”

“差不多了。本来也没多少东西”
“……是吗。那就快点把放在我这里的游戏盘片拿回去,每次你都拖着不收拾吧?”
“哈哈哈哈,那些就留给你...

 

一些HP脑洞


1.
"如果你说你不会向力量屈膝,那你会向什么屈膝呢?啊,布莱克?你不是一直都像只忠实的狗一样围着波特一家团团转吗?"

突然,他的呼吸平静了下来,发出一声犬吠般的笑声。布莱克将凌乱的头发甩到脑后,傲慢地扬起下巴。

"爱。我会因为爱,献上我的忠诚。"

2.
曾有过那样的时候。

曾有过那样的时候,詹姆,天狼星,他们对他的秘密那样满不在乎。詹姆充满爱意地拿他"毛茸茸的小问题"来开玩笑,天狼星——天狼星更加不可理喻,甚至差点轻率地犯下不可挽回的错误。他并非不生气,不焦虑,不愤怒。有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厌恶自己。有的时候(那个时候),他甚...

 

一些鹿犬脑洞

①鹿犬两个人的微妙关系

一二年级的时候,火车一遇,JP和SB都特别喜欢对方。JP对SB有种微妙的无自觉献殷勤,SB虽然觉得面前这个男生有点傻,但是看着他的感觉很愉快。(虽然随着时间流逝,SB慢慢学会直接呛JP)

但虽然表面上JP是四人组的核心,但是SB在背后牵制,导致最后的结果是火遇上油,两个人整天想搞个大新闻。

五年级的尖叫棚屋事件发生后,关系上有些微妙的逆转。

SB性格上的缺陷和JP性格上的优点完全暴露出来了。

这时候是JP的成熟期和SB的反思期,RL和SB的冷战期。

这时候事情仿佛是HP在冥想盆里看到的回忆的逆转,这时候RL不再会制止SB的行为(尽管这时候只要他说就会有用),...

 

[近战]一个酒烟脑洞

*两人是怎么公开关系的
*以及一点还不是漂御的漂御

(前略)

自从两个人谈恋爱以来,公子一直对于剑鬼想要低调恋爱的主张很不屑,忍了好久。但是,随着非常逆天变得越来越牛逼,终于有妹子透过现象看本质,看上了剑鬼金子般的心灵,团战中不管公子的精妙指挥,锲而不舍地盯着会长加血。

韩家公子终于坐不住了。

团战第二天,硬是拽着拿他没办法的剑鬼在上千非常逆天成员成员,大张旗鼓地出了柜,大有搞成世纪婚礼的趋势。
全员集合前压根不知道是这回事,还以为又要团战,面对这发展真的是没有一点点防备。

公子:"各位,你们会长从今天开始就是副会长夫人了。所以希望大家擦亮招子,把你们的龌蹉心思收一收,小心行事...

 

[独闯天涯]一些双剑脑洞


剑无痕被气劲轻轻推倒在地板上。
“刚才我们说到哪来着?”一剑冲天拿起茶杯,一脸老子怎么这么屌的表情,淡定淡然地开了口。
“一剑冲天我跟你没完!”剑无痕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急雨剑剑尖一抖,朝一剑冲天杀去。
“好嘛,出息了!怕你不成?!”一剑冲天拍案而起,腰间的七绝旋风剑一分为七,旋转着扑向剑无痕。

“哎呀!是一剑冲天呀!”旁边有茶客大喊。
“还有他那个跟班!”
“老公你快看,七绝旋风剑!”一时间茶楼里人声鼎沸,大家快乐地看着热闹。

但是坐在他们对面围观的风流二人只有唯一的想法:
 打起来了,他们又打起来了。

“幼稚!特别地幼稚!萧萧你看看,这两个家伙,不仅拉高了我们平均年龄,还拉低了我们的平均智商...

 

© 天平 | Powered by LOFTER